乐博28加拿大28

【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yangyanghonghm.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正文

恋恋不忘“四川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1-13 18:32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张治华(北京)

 
 
终于走过了极不平凡的2020年,迎来“牛”转乾坤的农历辛丑年。但顽固的新冠肺炎疫情还是把这个春节调成了非常规模式,连续两年对“过大年”的渴望未能实现。身在北京的我,便和老婆忆起聊起了2017年春节和她回娘家过的那个“四川年”。
 
 
 
我们是在最后一轮冷空气到访前离开北京的,飞机抵达河市坝机场已是晚上8点多。迈出机舱,清新温润的空气扑鼻而来;走出机场,平凡朴素的亲情迎面而来。三姨夫和我们在目光相遇的瞬间,微笑着热情地打着招呼,虽然也有几年没见面,但彼此的面孔就像那唯一的二维码,一扫便认。
 
一路上聊着国家的发展、家乡的变化、家里的大事小情,穿过包茂高速上7个隧道便到了位于四川东部山区的巴中市平昌县。县城依山而筑,名符其实一座山城。
 
所谓山城者,山即是城、城即是山,山在城中、城在山中。身处此地,我才真切懂得老婆不会骑自行车的原由。上午老婆带我参观她的母校“平昌中学”,初见校园里的陶行知雕像,以为这不过是一所普通中学对这位人民教育家的致敬,看了学校简介才知道平昌中学大有来头,其前身“私立巴阳初级中学”,系陶行知托友人黄开复于1938年创办,还亲自题写“追求真理、服务人群”的校训。下午在县城闲转,沿山路登上城内的佛头山。事不经过不知难,山城的路也只有走过才知道蜀道之难。经过42.195公里历练的小腿肚居然不自觉地发抖,像是在向我诉苦“走这山路,累得我不行啊!”
 
县城中心广场的一句宣传标语勾起了我的回忆:“田园风光,水乡平昌”。田园风光不假,怎么平昌还是水乡?这似乎与我脑海里的水乡印象不太一样。
 
不同于长江下游江南水乡的平缓与婉约,作为长江上游的水乡,平昌多了一些浓郁和豪放。全县境内河网密度每平方公里0.33公里,河流总长度747公里,流域面积50平方公里以上河流达21条。原址复建的老街试图再现临江百姓的水岸生活,夜晚倒映水中的灯光讲述着江城时光的过往今夕。县城里黄滩坝大桥、陈家湾大桥、龙滩溪大桥等提醒着人们这里既是山城,也是江城。
 
源于陕西汉中的通河在县城所在地江口场,汇入源于南江的“巴中母亲河”——巴河,两河相汇,最终流入长江支流嘉陵江左岸最大支流——渠江。读一读江口赋,便可感受江城人的自信、勇气和感恩:江口者,通、巴二河交汇之口,长安古道之节点也。聚皇天之伟力兮,拱佛头而群山稽首;凝后土之灵气兮,挽双江而碧波奔流。历万年之遥而不倦兮,引賨人巴裔安居怀抱;涉千里之险而不惧兮,招船帮背伕聚码头。下渝州兮千帆竞发,越秦关兮万仞何忧!朝辞鹰岩春意晓,夜归佛头秋雨稠。任凭汗水和雨下,一路号歌伴雷吼。但求妻孥出茅檐,一睹锦绣销百愁……
 
 
 
忆过年当然少不了年夜饭。与北方不同,平昌的“年夜饭”并不在年三十儿的晚上,而是中午。老婆忙碌一上午,精心烹饪一桌美味,一家人吃着聊着,简简单单,这便是团团圆圆的年。
 
从初一开始,亲朋好友相约着到家里做客、吃饭,一耍就是一天。大舅、三姨、幺姨和岳夫家先后做东,或在家里烧一桌子拿手好菜,或到山脚下的农庄品尝乡间美味,或围着红彤彤火辣辣的火锅,边吃边聊,打发着一年中难得的几日闲暇。
 
以燃气火、煤球火、坝坝火为中心,一家人围坐着纷纷开腔,摆起了“龙门阵”(侃大山):有激情燃烧的岁月,有豆腐搞成肉价钱的趣事,有子女成长烦恼中的扯筋与期许,偶有一句话把天儿聊死的尴尬,也总有人机智化解,引得哈哈大笑。伴着“做啥子哟”“那才恼火”“哦豁”等经典川语,传承“好男不吃分家饭,好女不穿嫁郎衣”“燕子不进仇家门”“付出不要想回报”的人生哲理和生活智慧。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恋恋不忘“四川年”的感言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