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8

【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yangyanghonghm.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远方的镇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1-17 12:39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远方的镇子
           
文/杨青
 
 
 
 
 
 
在西北某个省西南方向,两座青山相夹处,叮咚着淌过一条一人多宽的小河。因着这小河和青山带来的阴凉,山下河边大片野蛮生长着肥草,占据了整个河谷,形成了草原。因着这片草原,藏族人的村落和汉人聚集的村落若有似无地连在了一起。这藏汉两头的微弱相连处就处在群山围绕之中,那里坐落着一个镇子。镇子南边是藏民住的,西面是汉人住的,镇子四周散落的村落像一颗颗豆子,被那条绕着青山流淌的河水串了起来。
春天,一听见河水提高音量的呼唤,镇子里的藏民们便开始赶着牛羊马匹沿着河谷吃草。汉族人有另外一种营生:他们小心翼翼看护着河谷草原上生长的猫尾草。等到七月,油菜花才正怒开的时候,镇子里的汉人便撸起袖子投入热火的打草。割下的猫尾草在原上、路边、村口铺散开,等候阳光把青草染成金黄,等待山谷里的风带走草里湿润的空气和独属于青草的甘甜。外面的人就在金色铺满山谷的时候,连续开十几个小时的大卡车,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驶进镇子来收这些上等的草料。
此时是五月底,猫尾草还要等阵子才能收割。镇子上空的天开始阴晴不定,此时的草原和山是同一种勃发的绿,任性的雨在宽广无垠的天际散步,云去,艳阳高照;云来,阴雨连绵。青槡最喜在下小雨的时候劳作。雨丝是凉的,刚润湿衣衫,又让一阵夹带着青草牛粪味道的风吹干了,干农活时很是凉爽惬意。她垂着两条粗粗的麻花辫子,穿着红衫子和黑靴子,也不打伞,扬着被山风吹得通红的圆脸,沿草场旁的木栅栏往西边家里走。往往半路上,云彩就喝醉了一般现出红晕,谁又拿一把干草擦拭了天空,那红晕便撕扯四散开来,抹得整片天空一片热闹的红。青槡在火橘色的黄昏里行走,四周的山隐去绿意,单纯显现出墨黑的剪影,化身成一个沉默坚定、胸怀宽广的男子,青槡在男子的胸膛中奔跑,犹如轻盈的燕子。
 
 
 
等到火橘色的云彩只剩极远方的一抹余烬,天空变成墨蓝时候,青槡也到家了。她像往常一样,走进不关门的小院,从左边泥砖混盖的厨房里倒一杯粗茶水喝。院子最里面房子里传来爷爷和舅舅的说话声,语气却与往日不同。青槡悄悄走过去听,她听见爷爷低低哑哑地叹了一声。
“安娃,你和谁去?”爷爷在炕边敲了敲烟杆,平静得听不出情绪地询问。
“我和骆子娃去,他去年在外面,赚了许多钱。有他带我,你放心。”舅舅尽量压着声音说。可是青槡听见了,也就她能机灵地听出来——舅舅声音里压着一丝高兴,他不愿显出那丝高兴,因为爷爷会心里憋闷的。
“你想好了?”爷爷素来严肃又沉默,头一次用柔软的语调试探地问了句。
“想好了。”舅舅飞快地说,又替爷爷宽心:“青槡大了,她可以照顾好自己和你,我去外面赚钱,赚了钱修理家里,以后把你和青槡接出去——”
“我哪里都不去!青槡也不去!”爷爷忽然提高声音大喊道,吓了青槡一跳。屋内的舅舅很久再没说话。
天色全黑,昏暗屋子里拉亮一盏暗淡的昏黄的灯,照亮了一张炕、一个破旧掉漆的红柜子,还有一个满脸皱纹黑瘦的老人、一个褐肤俊朗的汉子。
“青槡和我,永永远远留在这里。”停了好一会,爷爷才重新衔住烟嘴,语气平静地说。
“好,爸,我赚钱了回来。”舅舅庄重地说。
“去外面了,就不想回来咯。”爷爷站起身,叹息着说,他推开门,看见青槡眨巴着大大的眼睛,这双黑漆漆水灵灵的眼睛和她的娘娇娇真像啊。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远方的镇子的感言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