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博28加拿大28

【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yangyanghonghm.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师颐康小说:陀螺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1-21 14:43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师颐康小说:陀螺

 
大年初六赵水生沿着中央大街步行街信步而下。西北风刮在脸上有些火辣,毕竟刚刚立春北方其实还是在冬季。
节日的哈尔滨与往日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太大的不同,熙熙攘攘的路人南来北往,似乎比平日少了许多。
不时遇见几对年轻情侣,携肩搭背,情语绵绵,时不时还来几个很过分的动作,如入无人之境,在这蓝天白云下秀一秀甜蜜的爱情是他们年轻人的专利。
再看那些步履蹒跚的老者,衣扣紧扣,面无表情,岁月不单将沧桑镌刻在他们的面容上,而且还束缚了他们昔日灵活矫健的双腿,他们每迈一步都显得颇有些迟缓,尽管如此他们还是默默地一步步向前挺进,生命不息前进不止,对生命的执着让这步伐显得异常的坚毅。
    街上最多的还是操着不同乡音的外地游客,其中拍客们各个忙个不停,面对哈尔滨独特的欧亚式乐博28加拿大28物群让他们叹为观止,俄式的、英式的、日式的楼宇在皑皑白雪的陪下显得格外的壮观,目不暇接美景让他们大饱眼福,照相机的快门此起彼伏,这些人恨不能把中央大街的所有风光美景都拍下来。
百无聊赖的赵水生夹杂在人流中信马由缰,不知不觉来到了防洪纪念塔广场。
这与他同龄的乐博28加拿大28物是抗击1957年特大洪水的见证。岁月沧桑,50几年白驹过隙,水生与它同龄,但它比他幸运的多了。因为它一直待矗立在这个城市,它虽然也经历了几十年的雷电风霜,但它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上山下乡、什么是劳动改造、更不懂什么是文化大革命了;而赵水生呢,半生四海漂泊,奋斗挣扎,千辛百苦直到38岁方重返了他的故乡,记得第一天回到哈尔滨时一下火车赵水生就来到了防洪纪念塔前向它报道,“我回来了,身心疲惫的游子,我再也不会离开我的故乡了。”
防洪纪念塔几十年如一日,傲风斗雪,巍峨矗立在哈尔滨道里区的松花江畔,它已经默默地伴随着这里的人们经历过半个世纪的桑田沧海。
防洪纪念塔是个乐博28加拿大28群由塔和古罗马式回廊组成,塔高22.5米,塔座上下两层水池标志着1957、1932年两次特大洪水的水位。塔基用块石砌成,意味着堤防牢固、坚不可摧 ,塔基前的喷泉,象征勇敢智慧的哈尔滨市人民,正把惊涛骇浪的江水,驯服成细水长流,兴利除患,塔身浮雕 再现了战胜洪水的生动景象,塔顶是防洪筑堤英雄们的主体塑像 。松花江水映衬着这座雄伟的防洪纪念塔,与美丽的太阳岛构成了一道驰名于世的壮丽景观。
看着塔上那些栩栩如生的塑像赵水生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父亲的身影。
那年,父亲30岁出头,与千万个勇士们一起一连一个多月没有回家,风餐露宿昼夜奋战在江堤大坝上。
据说江水曾经一度漫过江堤,淹没了道里和道外的许许多多的大街小巷。冲上岸堤涌入街道上的洪水有一米多高,惊心动魄,险象环生,父辈们就是凭一副铁肩,满腔热血,舍生忘死的精神用血肉之躯保卫了哈尔滨。
降服了洪水当爸爸回到家了的时候,水生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爸爸冲入家门抱起熟睡在摇篮中的他,看了又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水生满月的那天爸爸请来了哈兽研器材科和妈妈会计科的所有朋友为他的诞生祈福。
一位云游四方的道士成了水生家的不速之客,他仙风道骨、神采奕奕 一绺长髯,飘逸潇洒。妈妈请他吃饭喝酒,都被他婉言谢绝,仅仅喝了杯清茶,然后提笔一挥而就:
“凡鸟投林碧波连,徒生双翼恨苍天。徒劳一世勤司晨,凌云之志何日鉴。”
写罢哈哈大笑飘然而去。
在场的人们不免一头雾水,不知道大师的玄机何在。
还是研究所的才子王陃南叔叔知天文晓地理,他解释道:
“道长的意思我虽然不能全懂,但这里面凡鸟司晨和今年是和酉年有关系,主要是说属鸡的命运;又有碧波二字,应了今年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看来这孩子是属水命与水有不解之缘,但水命这辈子也会多灾多难,但愿他能够逢凶化吉。金木水火土,水乃万物之根本,水能载舟也能覆舟,上善若水,老子这句话叫人体会到水的意境:简单,深远,丰富,坚韧。既然是孩子是随天水而来,我看就叫水生罢,字意简单,通俗孩子也好养活,大家看怎样?”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师颐康小说:陀螺的感言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