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博28加拿大28

【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yangyanghonghm.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牛宝父子之殇(短篇小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2-06 13:57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陈长虹

 
-------
-------
    从昨天下午开始,得势的老北风奸笑着,露出狰狞的嘴脸,呼啸着怒吼着,肆无忌惮地刮个不停。如影随形的雨裹挟着雪,助纣为虐,不住地使劲抽打窗棂,并不牢固的窗子,也就跟着咣当咣当地一直不得消停。这个夜晚,天格外的冷,异乎寻常的寒。她一阵颤栗,醒了,裹紧身上的棉被,迷迷糊糊地又睡了过去。
    不知什么时候,鸡笼里的那只老“芦花”一声长啼,带动村中一片此起彼伏的嘹亮鸡鸣。她也被重新唤醒,只听见间壁有了窸窸窣窣的响动,他知道儿子就要起床了,而且比往天还要早。这么大冷的天,她本想劝儿子多睡会儿的,忽地又觉得这是多余。快两年了,儿子每天都是这样早早起床,然后赶十多里路,到镇上的保险站去上班,从来没见他耽误过。
    昨晚天黑透后,风雨住了,雪却越下越大,漫天漫地的。临睡前儿子一直唠叨:“明天该不会迟到吧?”“伢儿,你踏实睡好,不要担心,娘到时喊你。”“不用了,娘,您就安心睡瞌睡吧,闹钟我已经上好,我自己会掌握的。”夜里,她好几次瞥见儿子房间里透过来的手电筒亮光,想必是在看几点钟了。她知道儿子的脾气,便躺着没有吱声。
    她兀自静静地缩在被窝里,听儿子缓缓地爬下床,轻轻地趿拉鞋子,轻轻地穿衣服,轻轻地扣扣子,轻轻地扎裤带,轻轻地叠被子,轻轻地洗漱整理,然后蹑手蹑脚地走过来推开她的门,摁亮手电筒照照床头,她便装着睡得很熟。儿子轻轻地替她掖掖有些松开的被子,再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门,一会儿,只听见轻轻地“砰“地一声闷响,儿子带上大门钻进了漫漫风雪里。那门上装着城里人家时兴的锁头,是儿子刚到镇上上班时,特地买回来为她装上的,说是怕自己以后每天回来晚了,她起来开门会受到风寒。此时,一想到儿子正在风雪中受冻,她的心就一阵紧似一阵,心疼得不行。
 
-------
-------
    往天,儿子出门后,她是能够再睡一会儿的,可现在她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只好睁开眼,望着黑黝黝的老屋顶,想儿子。
    儿子是她的心头肉,是她此生唯一的寄托和依靠。自从十八岁与老伴成亲后一直没能添生,中医西医巫医,还有各种偏方,看了不计其数,但不争气的肚子就是鼓不起来。老牛家可是几代单传啊,难道就要在我的手里断了香火不成?一想到这些,她就十分地自责,暗地里不知抹了多少眼泪。就在一家人等待得都快要绝望的时候,那是婚后的第十个年头,铁树终于开了花,总算等来了四代单传的这个宝贝儿子。他爷爷乐得合不拢嘴,亲自起名叫“牛宝”,他天天捧着个酒葫芦,时不时仰天咪一口,又胡子拉碴、满嘴酒气地要来蹭摇窝里孙宝宝的嫩脸,总被奶奶一阵抢白后挡开。在全家人的精心呵护下,粉嘟嘟胖墩墩的宝儿一天天长大,像菜地里淋了大粪的蔬菜,蹭蹭蹭地茁壮成长,上高中时已经是一米八的大小伙子,结结实实魁魁梧梧。儿子太像老伴了,身高、体型、五官、脾性,说话腔调,走路架势,活脱脱是一个模子。每每望着儿子,她常常就不由得想起走了多年的老伴。
    老伴在世时是镇上(哦,那时叫白鹭湖人民公社)邮电所的邮差,负责全公社报刊杂志和信件等的投递。白鹭湖人民公社处在一个三县交界的边缘结合部,是个”鸡鸣三县”的穷乡僻壤,全公社方圆一百多平方公里,下辖4个小公社,有近30个生产大队,还有一个国家重点乐博28加拿大28的后勤基地六六0农场夹杂其中。总人口接近6万人。邮电所连所长一共才5人,邮差就老伴一个人,劳动强度可想而知。虽然所里配有那时一般人家十分稀罕的28“永久”载重自行车,但湖区到处都是泥巴路,晴天满身灰,鼻孔嘴巴黑乎乎;一遇下雨,稀泥烂浆,别说骑车,走路都很困难,常常是背着邮包扛着车走,苦不堪言。往往回到家,累得惨兮兮,使劲脱掉雨靴,脚上大血泡叠着小血泡,血糊糊的袜子粘连着皮肉,撕都撕不开,晚上睡瞌睡,疼得直哼哼。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牛宝父子之殇(短篇小说)的感言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