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博28加拿大28

【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yangyanghonghm.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正文

七台河的传说(散文)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2-06 20:50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刘国林

 
    我的家乡在黑龙江省的东部,曰:“七台河市”。是黑龙江省的四大煤矿之一,也是新兴煤城。所产的主焦煤达8000大卡,是关东最大的钢铁厂鞍钢的特供煤,也是全国炼钢行业王冠上的明珠。正像小品演员潘长江所说,胡椒粒小辣人心,秤砣虽小压千金。它可是国家煤炭行业中,精品里浓缩的极品。
    说来话长,七台河发现煤,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的事。那时的七台河,是勃利县东部尚未开发的处女地。山上的树木遮天蔽日,山下的草原一望无际。松花江的支流倭肯河发源于宝清县的老柞山,途径勃利县、桦南县,一直淌到依兰县,和牡丹江汇合,流入松花江。从地图上看,黑龙江省的主要河流,多是从西往东流的,唯有倭肯河从东往西淌。据老辈人讲,那时,山上的狍子多的数不过来,“大烟炮儿”(指暴风雪)过后,大人们身上都穿着羊皮袄,脚上瞪着棉靰鞡,头上戴着狗皮帽子,手上戴着皮手闷子,拎着个一米来长的木棒子,踏着没裆深的积雪,到雪原里逮狍子。别看狍子跑得快,可在一米多深的积雪里却跑不动了,四条腿插在积雪里拔不出来,眼睁睁地被人用木棒敲脑壳,一下子被敲晕了,稀里糊塗地当了俘虏。那时的七台河人不贪财,在没膝深的雪地里能扛得动狍子的,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上了岁数的老汉也自有办法,扛不动还耮得动,腰间缠条绳子,把打晕的狍子用绳子套在它的脖子上,耮爬犁般地耮回家,也不算是费太大的力气。。若不然,七台河人咋会骄傲地对你说“靠山吃山”呢?别看冰天雪地的,可七台河人却不愁吃不到野味儿。那漫山遍野的狍群,就是上苍赐七台河人的野味儿,想什么时候吃,出门就能逮回来一只。
    男人出门撵狍子去了,女人们在家里也不能闲着。他们得烧一锅沸水,等着男人把狍子扛回来炖狍子肉吃。这时的狍子没死透,好开膛放血。死透的狍子来不及放血,肉不鲜嫩,也没有滋味儿。这是七台河的过门女婿瞧“老丈人”最好的野物了。
    野鸡炖蘑菇是七台河人待姑爷(指女婿的俗称)的上等菜。老丈人陪着姑爷坐在暖炕头上,吃狍子肉炖酸菜粉条子,野鸡炖蘑菇,野兔炖土豆,蛤蟆炖豆腐,也是七台河人待客的一绝呢。吱儿地喝一口酒,叭地吃一口山珍野味儿,那可是神仙般的日子,天皇老子也难享受得到的美味儿呀。
    丈人家不能留客。小两口酒足饭饱后,还得坐马拉爬犁往家赶路呢。手持鞭子美滋滋地哼着:“王二姐独坐酒楼,眼泪汪汪,她天天想着念着心中的郎。一天在墙上划一道,两天在墙上划一双。划完东墙划西墙,划完南墙划北墙……”还没等唱完划到北墙呢,突然觉得马爬犁一颤。妈呀,上来个啥东西,这么沉?扭头一看,媳妇身后又挤上来个“客人”——黑小子(指黑熊)!吓得媳妇尖叫一声,滚下爬犁,滚进雪窝里。小伙子却见怪不怪,急中生智,三下两下脱掉身上的羊皮袄,往黑小子的头上一捂,顺势往黑小子的身上扑,和黑小子摔起跤来。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得新媳妇说不出话来。眼瞅着女婿和黑小子在雪窝里翻身打滚地折腾,就是不敢上前帮忙。气得女婿大叫一声:“还愣着干啥?快拿鞭子往它腚眼里捅!”要不说人急了啥事都能干出来呢,听女婿这番话,也说不上哪来的那么大的胆儿,操起鞭杆儿,掀起黑小子的短尾巴,对准它的红腚眼儿猛地一桶——半根鞭杆儿捅进黑熊的腚眼里。只听黑小子哇地一声怪叫,一个鲤鱼打挺,像个人似地站起来,两只前爪提着鞭梢儿,往路旁的林子里逃去。这一切,都被媳妇看在眼里,吓得她卧在雪窝里站不起来了,哆嗦着喊:“快来拉我,那黑小子能不能跑回来报仇?”“傻媳妇,你没看见它扯着鞭梢逃命吗?疼得它顾命要紧,还能顾得上回来报仇?”“那它腚眼里插着鞭杆儿,不得疼死呀?”“快上爬犁吧,我的傻媳妇。都啥时候啦?还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忧呢!还是赶路要紧!”说着,折根枝条当鞭子,驱赶着马拉爬犁一路狂奔。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七台河的传说(散文)的感言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