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博28加拿大28

【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yangyanghonghm.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正文

张玉庭:“瞎”的联想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2-06 20:53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瞎”的联想

A
    “瞎”,就是眼睛失明。
    自然,失明的盲人极令人同情。
    但也有一种“瞎”却并非“眼睛失明”,而是“脑子失明”,如“瞎来”、“瞎说”、“瞎起哄”、“瞎胡闹”即是,而且格外引人关注的是,即便是最地道最纯正的美德,只要一与“瞎”联系上就准会沦为笑料。
    您要不信,请听笑话《乱谦虚》。有个人字写的好,大家夸他,他总是谦虚地说:“没什么,我瞎画。”他的画也画得挺好,大家夸他,他总是谦虚地说:“没什么。我瞎画。”不过此君也有个毛病,睡着后的鼾声足以“惊天动地”,硬是把大家全吵醒了,不料,大家刚说了一句“您的鼾打得真有水平”,他居然极“习惯”地又“谦虚”了一次:“没什么,我瞎打。”瞧!鼾也能“瞎打”!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如此看来,“瞎必出洋相”一说决非危言耸听。
 
B
    瞎必出洋相,这是真的,手头就有一个因为“瞎迷恋”而吃苦头的例子。
    这就是,“摇头丸”乃毒品,是毒品犯子从境外非法带到内地的,这“丸”有个功能,人一但服用后就会兴奋异常,不仅会疯狂地跳舞“觉”的动作像“飘”,还会一个劲地疯狂地摇头。换言之,“摇头”本是毒性发作的典型症状,但偏偏有人迷上这个“摇头”的动作并认定它“美不胜收”,于是,为了也能把自己的脑袋摇得飞快,他们甚至一再掏大钱从毒犯那里买“摇头丸”吃--明明在服毒却浑然不察,岂不可悲?
    当然,不该迷“摇头丸”而偏偏迷上了它,此乃“瞎”迷!“瞎”肯定不妙!关于摇头丸的悲剧即为明证。
 
C
    那么,盲人一定不如正常人吗?未必。
    有个古代故事。意大利维苏威火山大爆发时,宠贝城一片哭声,加之突如其来的大地震,全城被笼罩在浓烟与灰尘中,人们吓坏了,只好惊恐不安地在黑暗中左冲右突,企图找到逃生的路,可是办不到,天太黑了,看不到方向的人们只能无奈地等待死神了。可也正在这时,卖花的盲女尼特霞告诉大家:“别慌!请跟我走。”说着,果然带着人们成功的逃了走来。盲女虽盲,却有着比别人更发达更灵敏的听觉与触觉,正是靠了这个,她才一举成了人们的救星。
    天!谁说瞎子瞎?不!有时,瞎子比明眼人更高明!
 
D
    有过什么写瞎的世界名著吗?有。
    请看199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萨拉马戈的小说《盲》,也译作《失明症漫记》,故事梗概如下:
    十字街头,一个开着私家车的司机正在十路口等绿灯时,眼睛突然失明,一个小偷把他带回家,目的是偷他的车,但小偷也突然双目失明。那失明的司机去医院找医生就诊,医生也突然失去了视力--失明这种流行病很快在这个城市漫延开来。为了防止此病流行,当局不得不采取了隔离措施,但盲人们已经神经错乱,当局只好把盲人们送进疯人院,好在医生的妻子没有失明,她装做失明者也被送进了疯人院,亲眼目睹了这个盲人世界的无比黑暗与混乱。后来,在医生妻子的带领下,盲人们冲出疯人院回到了城市,虽然整座城市已经堕入一片黑暗与混乱,但好在有清醒者(医生妻子)和引导,大家终于等到了“白色眼疾”最终消失了的时刻。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张玉庭:“瞎”的联想的感言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